位置:南通新闻网 > 时尚潮流 > 正文 >

白米饭好吃田难种

2019年10月18日 20:23来源:未知手机版

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,何处暖阳不倾城 北倾 小说,江淮新瑞鹰

家乡有“白米饭好吃田难种”的俗话。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我,对此感受尤深。

上世纪70年代初,农村实行集体生产模式。有一年秋播时,上级要求生产队明年种部分水稻。家乡自开天辟地起,就“一熟黄豆一熟麦”,听说要改种水稻,老农们算是“老革命碰上新问题”了,个个迷惑道:这咋种?

次年夏收时分,队里可忙坏了。玉米刚收下,便忙不迭地租来老牛,耕地、灌水、平田。说到插秧,那真是苦脏累的活。我下田才插了不一会儿,就不停地捶起腰来。突然,感觉小腿肚痒痒的,一看,几条黑不溜秋的蚂蟥,紧紧地贴在我那嫩白的皮肉上,使劲地吸吮我的鲜血。“妈啊!”我吓得大叫一声,夺路而逃。

由于种稻活儿倍增,又无农机代劳,有块田误了农时,只收获了稻草。没几年,水稻便无奈地退出了启东的历史舞台。

今年秋收时节,我慕名来到北新镇冬娟家庭农场。听了场长的介绍,感觉文章开头那句启东俗话,要改写了。

这些年,农场每年种植千余亩水稻,亩产达500多千克。从耕地育秧到成品米出库,全程机械化。这真是家乡农业战线上的一个奇迹。望着刚从“火线”上撤下来,挂着杂草、沾满泥浆、停了一地的农机具,我不由对创造这个奇迹的主力军肃然起敬,注目行礼。

我对农机具比较在行,穿行在机具中,便自言自语:这是大型联合收割机,这是旋耕机,这是插秧机……突然,在一台大型机具前,我卡壳了。经场长提示,才恍然大悟:是平整水田用的。“机械化程度真高啊!”我不觉赞了一句。“可不是嘛!我们已经订购了无人机,今年水稻病虫害的防治,就由它来唱主角。”这话把我惊得咋舌:“乖乖,这么厉害!”

来到碾米车间。场长介绍道,刚收下的稻谷倒入仓库,启动机器,稻谷吸入碾米机,烘干、碾压、扬糠、分装,就可马上运到市区经销店,上架出售。口福好的人,当天就可吃上农场刚开镰的大米。望着车间里一袋袋码得整整齐齐的大米,一股浓浓的米香扑鼻而来,肠胃不觉条件反射“咕咕”叫起来。我顺手抓起一小撮筛选下来的碎米,塞进嘴里,轻轻地咀嚼着,感觉它既有桂花的清香,又有香芋的糯甜,别具一格。

来到农场田间。千余亩绿油油的稻田映入眼帘。早插的田块,秧苗已分叉,给人一种朝气蓬勃、欣欣向荣的美感;刚插的田块,禾苗正由黄转青,给人一种一息尚存、拼搏不已的坚强。远处,七八只白鹭,雕塑般站立在田埂上,犹如这片稻田的守护神、丰收的祈祷者。

望着这千亩稻田,我思绪飞扬,浮想联翩。心中暗暗谋划着:盛夏的雷阵雨后,我要踏着月色来这里,倾听蛙声一片;初秋的微风里,我要意气风发地来这里,细品“绿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”的诗意;扬花时节的晨曦里,我要心情敞亮地来这里,解读稻花的纯正韵味;原野铺金的季节里,我要满怀激情地来这里,目睹“喜看稻菽千重浪”的美景!

话别时,在我的赞扬声中,场长感慨地说: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帮扶,没有热爱种田的专注,这田,还是十分难种的。

愿冬娟农场的田,越来越好种;米,越来越好吃!

作者系江苏启东市局退休职工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huaimage.com/shishangchaoliu/2833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