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南通新闻网 > 时尚潮流 > 正文 >

江苏人、浙江人,究竟有啥不同?

2019年10月23日 09:30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元宵节,信州二手房,潮剧彩楼记

吴与越,都曾是历史悠久的古国,文化积淀同样深厚,不仅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构成,在华夏文明史和东亚文化圈中也有独特地位。人们习惯把长江以南苏浙地区的大片土地统称“吴越”,把这里的文化称“吴越文化”,自有其道理。因为两地文化颇有共性,不过若细审之,却并非全然一致。

到汉代已不分彼此

越文化的基底是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和5000年前的良渚文化。其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:先越文化阶段(旧石器时代末——新石器时代)以会稽(绍兴)为中心的历史文化,并沿海岸向南北延展,着长江向西南、西北发展;中越文化阶段,以4000多年前大禹在会稽召会诸侯、择先越最优部落为基础建立“夏后之国”为标志;后越文化阶段,即春秋时期的越文化。

吴文化则是江南土著文明与中原文明交融的产物。河姆渡文化发祥后直到良渚文化时期才传播至太湖流域。3000多年中,环太湖地区一直以渔猎为主、农耕为辅。泰伯带来中原农耕文明,“化荆蛮之方,与华夏同风”,才使吴地后来居上。在吴越争霸中,吴也具有更多文化战略上的优势,但终因夫差的错误而改变了这一格局。不过,吴越虽然政治军事对立,文化早已相互渗透、相互作用,并共同成为江南文化的基底。

到汉代,“吴越”已不分彼此。三国时东吴割据江东,与魏蜀成鼎足之势,越地是其稳定后方。五代十国时期,以钱镠为国王的吴越国建立,进一步实现了吴越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一体化。东晋至南宋的三次大规模北民南迁,为吴越文化输入资金技术的同时,也融入了北方的文化。宋韩淲《涧泉集》有诗曰:“太湖渺渺侵苏台,云白天青万里开。莫道吴中非乐土,南人多是北人来。”南宋时,吴越文化彻底摒弃了“尚武”传统,转而崇文重教。宋元时期吴越文化优越性已十分明显,在文学、艺术、科学、制造等方面皆远超北方。明中叶后与海外交流渐多,吴越地区得风气之先,资本主义在中国的萌芽几乎同时在两地发生。明清时江南经济繁荣,文化鼎盛,康熙“东南财富地,江左人文薮”的诗句正是对江南的真实写照。

近代以来,吴、越文化在上海发生深层交汇,北承京津,南通港粤,兼收东洋、欧美新思潮,文化内涵不断丰富,在兼容并蓄中走向现代。随着上海为龙头、苏浙为两翼的长三角迅速崛起,吴越文化也被最大限度激活,重焕青春。

吴越共有“水文化”

吴、越文化的共性,源于地理环境、气候以及生活习性的相似。这种相似性表现在衣食住行、道德伦理、宗教信仰、民风民俗等多方面。吴越人皆爱临水枕河而居,以稻米为主食,同样擅长蚕桑纺织,善用舟楫,民性相近。“吴钩越剑”自古天下名重,精妙绝伦。精良的青铜铸造术,发达的造船业,多彩的陶瓷手工艺,以及后来发达的纺织工艺等,都是吴越所共有。早期,吴越同尊龙与鸟,后来也有同样的宗教信仰。甚至自成一体的语言体系,虽有所殊异,但交流并无妨碍,助力了文化的区域内融合。

吴越地区多水,水网密布,通江近海,交通便利,百姓善用舟楫,有丰富水上生活劳作经验,吴越文化也共有“水文化”之特质。这种文化灵动智慧、敏察善纳、开放通达、兼容并蓄,善于审时度势,敢于探索,敏于转向,具有鲜明“智者文化”特点。总之,水的许多特征,早已融入吴越人的血脉,化作群体性的个性与禀赋。

吴越之地江河湖海的水环境,也孕育了锐意进取、敢于开拓的文化精神。吴国的开凿运河、强兵利器,四面拓疆,越国的卧薪尝胆、隐忍图强、同仇敌忾,都显示了进取图强的精神特质。江河湖海,也成就了吴越文化的开放性,兼收并蓄、海纳百川,善于吸收和融汇异质文化元素,能够包容一切富于生机的文化因子,并不断更新和自我扬弃。晋唐以来,这种开放善纳精神有增无减,在文化重心南移和引领经济发展进程中,发挥了无可取代的作用。

唐代以来,吴越之地,社会稳定,望族群集,天下财赋,大多出于江南。中唐韩愈就曾说“赋出天下而江南居十九”。《全唐书》的描述是“机杼耕稼,提封七州,其间茧税鱼盐,衣食半天下”;“三吴之会,有盐井铜山,有豪门大贾,利之所聚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thuaimage.com/shishangchaoliu/2894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